百人牛牛APP

百人牛牛APP

当前位置: 主页 > 骨牌牌九大小 >

当前美国实际消费增速仍高于2.5%

百人牛牛APP 时间:2019年10月28日 16:08
我们预计未来美国消费将下滑,这不主要因为美股下跌带来的财富效应收缩,而在于实际可支配收入下滑。   我们在《几个维度看年初以来的美国经济》中指出:库存、产出、投资的拐点已经明确出现,GDP增速进入回落阶段,但消费和就业都表现不错,消费整体表现稳健是市场认为美国经济衰退风险较小的原因之一。过往经济衰退的经验表明,作为经济稳定器的私人部门消费往往出现大幅度的下滑。过去四次衰退,消费增速即使没有跌入负区间,也会有平均3.5%的回落。当前美国实际消费增速仍高于2.5%,高于美国实际GDP经济增速,作为美国经济衰退路径上还没有倒下的最后一张“多米诺骨牌”,消费增速的强健能够持续吗?   2018年以来,居民消费有两次大幅环比走弱,一是2018年一季度,二是2018年四季度~2019年一季度,在此期间美国股市均发生了剧烈调整(2018.2/2018.12)。金融市场波动是否是影响近期美国居民消费的重要因素呢?   事实上,近期股市的快速下跌和反弹导致消费增速的大幅波动或许本身就是个伪命题。因为天气原因,一季度是美国消费的传统淡季,因此一季度消费增速的环比走弱不一定是消费弱的证据,同理二季度消费的环比走强也不见得是消费强劲的表现。从去除季节效应的同比增速来看,2018/2019年一季度消费增速分别为2.8%和2.5%,并没有那么弱。2019年美国二季度消费环比增长4.3%,但这是在一季度(本身就是消费淡季)比平常更为疲弱的情况下的反弹。按照同比来看,二季度消费增速为2.6%,仅比一季度2.5%略为增长。   长期来看,美国私人消费取决于实际个人可支配收入(real disposable personal income),历史上两者走势背离一般可以由储蓄率的大幅变动来解释。例如,1998~1999、2004~2006和2012~2013,均发生过个人可支配收入增速的明显下滑,但收入增速仍然为正,主要因为居民消费信心并未大幅恶化,居民通过储蓄率下调保持了消费稳定。而在2007~2008年次贷危机时,居民的和金融资产财富大幅收缩,消费者信心剧烈恶化,此时消费增速出现断崖式下降,也驱使居民压缩消费倾向,出现了长达7年的储蓄率提升。   第一,过往经济后周期主导消费回落的主要因素是(1)居民实际可支配收入增速下滑,(2)资产价格下跌造成的财富效应收缩、储蓄率回升;   第二,由于财富的两极分化加重,消费的财富效应在本轮经济周期中衰减,实际可支配收入增速对消费的边际影响更加直接;   第三,居民个人收入不仅取决于劳动力市场,也取决于社会财产(capital)的增长。1990年后,居民通过股息、租金、利息等赚得的财产性收入比例上升至个人收入的42%;   第四,未来财产性收入和工资性收入均将回落,(若资产价格大幅回落)储蓄率略有上行,消费同比增速有转负的可能;   消费偏好的波动一般解释为财富效应(wealth effects)的波动。资产对消费的影响被称为“财富效应”。房产价值和金融资产价值变动与消费具有很强的相关性。居民可以通过负债,降低储蓄率,扩大消费;但也存在为还债而储蓄,减少消费的倾向。居民杠杆率越高,则可能对消费具有“挤出效应”。1998~1999年美国徜徉于“科网”美股泡沫,2004~2006年则沉浸于于“居者有其屋”的泡沫。股价、房价螺旋式的上升催生了财富,也催生了消费膨胀。但2008年的金融危机惊醒了美国消费者,即使股市在2009年后开启了一波牛市,房价在2012年后企稳回升,消费率仍长年维持在90%。金融危机后,居民储蓄率只在2012年四季度出现过一次大幅度下滑,彼时实际可支配收入出现了负增长,为维持消费水平,储蓄率从历史高位的10.2%回落到6.7%左右,随后储蓄率一直稳定在6%~7%附近,储蓄率维持在7%左右。   为什么储蓄率对财富效应变得不敏感了?我们认为是财富的两极分化造成大部分美国消费者并没有受益于资产价格的增长。
当前美国实际消费增速仍高于2.5%的相关资料:
  本文标题:当前美国实际消费增速仍高于2.5%
  本文地址:http://www.gofbv.com/gupaipaijiudaxiao/10281607.html
  简介描述:我们预计未来美国消费将下滑,这不主要因为美股下跌带来的财富效应收缩,而在于实际可支配收入下滑。 我们在《几个维度看年初以来的美国经济》中指出:库存、产出、投资的拐点...
  文章标签:骨牌口诀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
----------------------------------